首页>

杨朔散文的特点?

时间:2020-11-24 20:33:48 /人气:742 ℃
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杨朔(1913--1968)散文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他作品的基调是歌颂新时代、新生活和普通的劳动者,代表作品有《荔枝蜜》、《蓬莱仙境》、《雪浪花》、《香山红叶》、《画山绣水》、《茶花赋》、《海市》等。  杨朔创造地继承了中国传统散文的长处,于托物寄情、物我交融之中达到诗的境界。他营造意境时,常在谋取“情”的新意上做文章,如借蜜蜂的勤劳创造而无所求的特点,来寄情社会主义建设者的高尚情操。  杨朔散文在写人状物时诗意浓厚。他写人善于选取感情色彩丰富的片断刻画人物的神貌、内心;他的景物描写,在写出自然美的同时,也是创造意境,深化主题的重要手段。  杨朔散文的结构精巧,初看常有云遮雾罩的迷惑,但峰回路转之后,曲径通幽,豁然展现一片崭新天地,而且结尾多寓意,耐人寻味。  杨文语言具有苦心锤炼后的魅力,象诗一般精确、凝炼、含意丰富又富音乐感,具有清新俊朗、婉转蕴藉的风格。 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当代散文的写作理念最集中的体现在“形散而神不散”这句话中,在一段时间里,它几乎成了指导散文创作与鉴赏的不二法门。为了更好的理解散文这一艺术体裁的创作实质,有必要先对这句话的意旨做一简要分析。所谓“形”即是指散文的题材、表述和结构,“神”则是指散文的思想和主旨。“形散而神不散”就是说散文的写作,其题材选择、表述方式和结构技巧可以随意多样,不拘一格,但万变不离其宗,无论如何写,最终的目的是要服从于主旨的表达。如果说“形”是一种修辞学的存在,那么“神”则是本体论的存在,这和传统诗学强调的“文以载道”并无二致。对于散文作家来说,其创作与他们置身的时代是一种同质同构的关系。他们的思维方式,想象方式,表达方式以及文中所蕴含的思想意旨,集中体现了时代的主流文化状况,比如杨朔的散文创作就是对计划时代社会意识的反映。提到杨朔的散文,就不能不提到“杨朔模式”,即借用古典诗歌中的借景抒情、托物言志等手法,在现代散文中寻求诗的意境所形成的独特的抒情结构样式。如果说得更直接一些,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从写景入手,然后引出在风景中活动着的平凡人物,最后通过比兴象征将景物与人物联系起来,升华出人民性的颂歌这一抒情主题[1]”。《香山红叶》、《荔枝蜜》、《泰山极顶》、《雪浪花》等作品无不是按照这一模式创作而来的。如果仔细观察,我们可以发现“杨朔模式”实际上包含两方面内容:一个是内容模式,涉及到主题;一个是形式模式,涉及到创作方法。从内容来看,杨朔散文大多是政治抒情,也就是把普通生活中所蕴涵着的“人民性”挖掘出来。如《茶花赋》中写茶花,而意在赞美普之仁这样的普通劳动者;《雪浪花》中借雪浪花写老泰山;《香山红叶》明写红叶,实写老向导……虽然这种写法在当时看来是带有“明净的诗意”的,但这种诗意的追求又使杨朔牺牲了对生活的全面关照,最终演变成只截取生活中最光明向上的片断来推出最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结论。值得注意的是这批作品多产生于五六十年代,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大饥荒时期,这就构成了更加强烈的讽刺。从形式上看,杨朔散文有一个三段式结构,即“景(物)-事(人)-理”。大致是先描写一种景物,根据作者的主观意图营造出一种意境,再在这个场景中展开人物、故事,最后对人与景进行提升,归纳出一个深刻的政治道理。如《泰山极顶》中,“泰山风光 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杨朔创造地继承了中国传统散文的长处,于托物寄情、物我交融之中达到诗的境界。他营造意境时,常在谋取“情”的新意上做文章,如借蜜蜂的勤劳创造而无所求的特点,来寄情社会主义建设者的高尚情操。  杨朔散文在写人状物时诗意浓厚。他写人善于选取感情色彩丰富的片断刻画人物的神貌、内心;他的景物描写,在写出自然美的同时,也是创造意境,深化主题的重要手段。  杨朔散文的结构精巧,初看常有云遮雾罩的迷惑,但峰回路转之后,曲径通幽,豁然展现一片崭新天地,而且结尾多寓意,耐人寻味。  杨文语言具有苦心锤炼后的魅力,象诗一般精确、凝炼、含意丰富又富音乐感,具有清新俊朗、婉转蕴藉的风格。


新濠国际在线|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网站地图